黄晓娟:与花为友的种花人

宣以培 2018-04-12 14:33:42 1531



黄晓娟,中共党员,讲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职业生涯教练(BCC),现任第一临床医学院2013级党支部书记、年级办副主任,2016年南昌大学辅导员年度人物获得者。她爱岗敬业,十五年来,对待学生像对待学弟学妹,亦师亦友,又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倾心呵护。她曾获得一次南昌大学十佳辅导员,三次南昌大学辅导员年度人物,并多次评为校优秀辅导员、校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党员、毕业生就业先进个人、挑战杯优秀指导老师、社会实践优秀指导老师,获得校辅导员学生突发事件处置工作案例二等奖、校辅导员技能大赛三等奖、辅导员工作精品项目评选和“探索研究论文征集活动”优秀奖。

初见她时,瘦小的身材,干练的中长发,小巧的脸上挂着一副眼镜,朴素而亲切。沿着长长的楼梯走上男生寝室,迎面走来的男生们都微笑着向她问好。五楼正对着楼梯口的就是她的办公室,陈设陈旧简单,墙面还有些晦暗斑驳,但墙上贴着的八个大字“敬业勤奋,团结务实”却十分抢眼。桌面上以及桌旁的书架和柜子上摆着数不清的文件和资料,办公室有一个陈旧的沙发还有一张薄毯子,“办公室有些简陋”,她抱歉地朝我们笑了笑。

回首有知

“做一个有亲和力的老师”

黄晓娟老师也曾是南昌大学医学院的学生,2002年毕业后便留校担任南昌大学的一名辅导员。谈及她选择辅导员的原因时,她的回答十分简单,却也出乎我们的意料----永远单纯、有活力、年轻态,而这也是她简单、朴实性格的最好体现。


属于她独有的亲和力则体现在每一个小细节上,每一次学生举办的活动,她都亲力亲为地参与其中。帮学生化妆、讨论哪一套服装适合哪个节目;运动场上,每一个跑到终点的学生,她都会张开双臂去迎接他们,为他们拭去汗水;班级寝室文化艺术节中,她会和学生一起动手做一些小制作装饰寝室;自主保洁的时候会和学生一起打扫楼栋。黄晓娟老师的学生张瑾瑾说,这种为人处世的方式是老师教给他的最佳财富,让同学们觉得大家在一起就像一个大家庭,很温暖。

育人有方

“培养学生就像种花”

“培养学生就像是种花,有的喜阴,有的喜阳,有的喜干,有的喜湿。所以作为辅导员就要按照学生的不同特点来教育,因材施教非常重要。”黄晓娟老师眼中的教育就像是群芳吐艳的春天的苗圃,一草一木,自有真情。


俗话说“严师出高徒”,为了培养出更优秀的人才,黄晓娟老师在同学们的学习上可一点也不含糊。对待顽皮的学生就引导他们寻找自己的兴趣爱好,发现自身的亮点,把热情用在正确的地方;对待成绩好的学生就给他们的肩头压上更多“担子”,让他们在“担子”中成长。所以她的学生们先后获得过各种竞赛类大奖,这都源自她以身作则的态度与因材施教的教育方法。

她回忆起自己的一名叫赵峰的学生,当初一眼看中了他的才能,预推选他做学生会主席,可赵峰却一再犹豫,担心自己担不起重任。但她并没有放弃,她鼓励道:“没关系,我相信你,你试一试,我们可以一起努力。”事实证明,他成功了。后来赵峰考取了浙大的研究生,又读了香港中文大学的博士,现在在杭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工作。说到这里,老师的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

在采访过程中,黄晓娟老师最爱提的就是特殊群体。在她编写的论文《南昌大学贫困生资助体系分析》中,就着重提到了本校相比其他高校资助政策的优劣,争取为更多的特殊群体谋求福利。不仅如此,她对特殊群体的帮扶更是付诸了行动。


有一名女生,成绩一直都非常优异,但是到了大四,成绩突然下滑,几门课都不及格,需要补考。黄晓娟老师及时发现了问题,多次找她和她同寝室的同学聊天,发现这个女孩出现了臆想的症状。多年的辅导员工作经验和过硬的心理专业知识告诉她,这名女生心理上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并且一定要接受专业的治疗。女生的家长一开始完全不能接受,并且一再阻挠不愿意接收帮助和治疗,时间紧迫,越早治疗意味着效果更好。黄晓娟老师每天都对女生进行多次耐心劝导,与她沟通,最终家长被黄老师的爱心感动了,愿意接受去医院检查和治疗。在接受一个多月的系统和专业治疗后,病情终于有了缓解和好转,女生也回到学校继续学习。黄晓娟老师却并没有放下包袱,因为她知道,对于这样的学生,老师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和时间,用更细心和耐心的态度去呵护她。一直到她毕业,找到了一份工作,黄老师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诉说时,她声音很轻:“我不希望她退学,一旦退学就意味着没有毕业证、学位证,再加上精神疾病,那名女生的一生可能因此改变。我也于心不忍,一个农村里出来的孩子,在即将看到人生希望的时候就因为接受这样的打击而消沉。”“我一定要帮她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这是黄晓娟老师说得最坚定的一句话。

其实教育学生与教育子女有异曲同工之妙,对外要张开怀抱保护他们,对内就要树立威信,合理地教育。所以她对于纪律问题一直都抓得很紧,因为她一直坚信:“良好的纪律是良好学习氛围的保障。”

师生有情

“他们都叫我娟姐”

“少女心”是她的学生们对她一致的评价,所以她纵然已有上十年的教学生涯,学生们依旧喜欢亲切地唤她“娟姐”。


她带着同学们去前湖吃过自助烧烤,到新世纪广场开展过活动,还举行过心理扩展活动,没有一次不是亲力亲为。小区义诊,她与同学们一起承受通宵的拍摄与酷热的环境;运动会上,学生们因为繁重的课业而对参赛提不起兴趣,她以身作则,号召学生们一起参加运动会,取得好成绩。此时此刻,她卸去了老师该有的威严,与学生们一起穿上战衣,肩并肩,手挽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学生们看在眼里,暖在心里。几乎每年9月18日她都会收到同学们送来的贺卡和短信祝福。“其实这就是当老师最幸福的时候了。”


刘启作为黄晓娟老师的学生,曾任职学生会干部。他回忆说:“一年5·20,全年级同学一起向老师表白,做了微信推送和小视频。还把办公室墙面上贴满了祝福语和我们与她的照片。收到惊喜之后的黄老师高兴得像个孩子。”旧办公室被学生们用小纸条和照片布置起来的温馨模样和她温暖的笑容交织在一起,让狭窄的房间里顿生情义,每一张照片都体现了他们浓浓的师生之情,引得人鼻头一酸,落下真挚的眼泪。

学生张瑾瑾戏称:“老师的车简直比救护车更方便快捷”。他回忆,一次女寝的一名女生半夜突发急性肠胃炎,学生们第一时间不是选择拨打120,而是迅速呼叫了黄晓娟老师。也许,城市都沉睡了,也许,马路也安静了,但是她的学生需要她。只是这一个理由,足以让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学校,连夜开车将生病女生送往医院。幽静的病房里,女生却并没有感受到独自一人漂泊在外的无助,因为黄晓娟老师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直到次日才从医院离开。也许这一刻,她就是一位母亲,关心自己“孩子”的母亲。

黄晓娟老师自己也说:“我的手机24小时从不关机,就是为了第一时间接到学生的求助电话,然后尽其所能地帮助他们。”在她从事教育事业的上十年来,她不知多少次半夜从被窝里爬起来,她的车里不知载过多少学生,但她从不后悔选择这个职业。作为一名同样是医学院毕业的学生,她将用一生的时间为医学院的学生们带来无限温情。只有她的“孩子们”知道,这温情对独身一人的他们是多么重要。

成绩再好的学生,能力再强的学生,再聪明或调皮的学生,在她眼中也都是孩子。想到自己的学生,眼前浮现的不仅仅是他们刻苦学习、奋力拼搏的青春模样,还有他们遇到挫折打击时的委屈;取得成绩时开心的泪水;轮流跑到自己办公室秤电子秤时的可爱……一幕幕温情就如同一场场独幕电影,能够在安好而静谧的岁月里触动观者的心。


天色渐晚,我们起身和黄晓娟老师告别。再次环顾这个陈旧的办公室,“培养学生就像种花一样”,“他们就像自己的孩子”一句句话浮上耳畔。黄晓娟老师已不是第一次入选“十佳辅导员”,早在前几年她就已连续被评为“优秀辅导员”、辅导员“年度人物”、“十佳辅导员”等。对此,了解她的人都觉得,这些荣誉是实至名归。然而,我们都知道,比这些荣誉更加重要的,是这个趁着春光播种培育的“种花人”和她爱的“花儿们”彼此赠与彼此的温暖。



扫一扫分享本页


责任编辑:00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