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烨:愿在平凡岗位里用温柔坚守到极

贺誉、钟丽红 2018-04-12 14:44:22 1515



左烨,中共党员,讲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护理学院团委副书记。曾获三次“优秀专职班主任”称号、四次“优秀辅导员”称号、获“党建带团建”先进个人、“三下乡”活动优秀指导老师、共青团工作先进个人、优秀学生党务工作者、南昌大学学生工作先进个人、校辅导员工作征文竞赛中荣三等奖、校辅导员工作精品项目建设评选活动三等奖、在省级刊物发表思政论文四篇;主持校级思政课题一项、参与完成校级课题一项。

“我就是个平凡的人,拜托千万别把我写得太高尚”,告别左烨老师时,她谦虚道。回忆起自己将近十三年的辅导员生活,回望着曾经的辛酸苦楚、甜蜜幸福,左烨脸上满满的是平淡的笑容,正如她所说:“再平凡的岗位、再没有技术含量的岗位,把它做到极致,也是一种伟大。辅导员是一个平凡的岗位,我会为它坚守一生。”

给予陪伴,守望成长

左烨刚毕业就走上了这个辅导员岗位,但学生们却都亲切地叫她“左妈”。2011级艺术与设计学院音乐专业的学生马新宇说:“最初见到左妈是开学报道时,第一印象觉得老师看起来很好相处,之后慢慢接触发现的确如此,所以“左妈”的称呼便慢慢传开了。”

左烨最初是2003级的女生指导老师,学生的年纪跟她差不多,甚至有些学生还比她大,所以她与学生的关系很亲近。第一届学生让她印象深刻,当时所有不同学院、不同专业的女生都住在同一个楼栋,学校给每个年级安排两位女生指导老师管理学生。左烨是一、二栋的指导老师,她对每层楼的64个寝室住的各个专业、班级住宿区域都很熟悉。


平时辅导员与学生都有各自的事情,几乎没有专门聚在一起交流的时间,所以与学生交流最多的时刻便是查寝。“06级音乐系的学生共八十个人,哪个学生住哪个寝室、哪个床位我至今还记得;将近三年,每周只要是我值班,学生就知道我肯定会去查寝。”除了查寝时与学生交流外,左烨能给学生最多的就是陪伴。当时有个学生家庭情况特殊,父母离异,学生随父亲一起生活,之后父亲又出了事,学生一时接受不了,作为辅导员的左烨虽然没有能力去帮助他解决问题,但是能够默默听他诉说,给他一个肩膀依靠,“那时候最知足的事情就是他发短信告诉我说他睡的很好”。

工作之路 一波三折

左烨回忆起2004年的3月,那时候的决定改变了她的一生。在大学即将毕业之际,有人介绍说南昌大学前湖校区有个艺术团招指导老师,她就去应聘并且成功的入职了。在指导艺术团工作大半个月后,领导告诉她说前湖校区招聘辅导员,就在这种机缘巧合下成为了一名辅导员,“进了这一行之后,就再也没有想过离开”。

当辅导员的日子并没有那么平静无奇,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学生、各种各样的情况。有学生对于独立生活并不熟悉,曾问左烨洗衣服的时候是先放洗衣粉还是先放水,也有学生把破了的军训服和一盒崭新的缝衣线拿来请左烨替他缝补。“当时我甚至觉得辅导员就是学生的保姆”,左烨回忆起这些事时笑着说。


在之后的辅导员生涯中,左烨的想法开始慢慢转变。辅导员并不是学生的保姆而已,在学生遇到困难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辅导员,为学生们顺利解决事情让左烨感受到了作为辅导员的成就感。

2015年在浙江大学的一次学习让左烨的思想发生了巨大改变。当时一个职业生涯规划老师给左烨上了一节印象极深的课,分析为什么大部分辅导员会觉得干的很累,那是因为辅导员的可替代性太强了。左烨对待工作的心态发生了积极的变化,“只要别人觉得我的位置不能被替代,便可以走向职业化和专业化,所以我现在的想法就是在辅导员这个岗位上做到最好,做到极致,不被替代”。

不完美的妻子与母亲

工作与家庭总会发生冲突,左烨表示自己可能并不是完美的妻子与母亲。在工作中,左烨充当学生的负能量“垃圾桶”,而她的负能量“垃圾桶”只能是丈夫。

既想做一个好辅导员,无微不至地照顾学生;也想着做一个好母亲,不缺席地伴孩子成长,但家庭工作总是难相顾两全。儿子第一次走路时,她在学校值班,听到旁人向她形容孩子是如何蹒跚着、试探着迈出第一步时,心情又欣慰又辛酸;孩子第一次去上学,是孩子的外公外婆送去的,而她和孩子的父亲,都在学校里迎新……孩子成长的一路上,她错过了太多一个普通母亲不可错过的瞬间。

对她的另一群孩子们,她也深怀歉意。曾经她一个接一个寝室地通过聊天了解学生,把每一个学生的生活点滴都牢记心中,可以叫出任何一个学生的名字,知道每一个学生的家乡,知道谁谈恋爱谁的成绩有变动……后来,随着儿子的长大,“左妈”也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去照顾家中的孩子。

左烨曾写道,无论是当老师、妻子、妈妈还是女儿,只用2分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就好。如果要面面俱到,肯定是什么事也做不好的,所以只要尽力去做,哪怕是两分都很好。

麦田里的守望者:静待花开

“每个孩子都是一粒种子,有的孩子开花比较早,有的孩子开花比较晚,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静待花开。”对于学生的成就也是辅导员的成就这种说法,左烨很不认同地摇了摇头,并不愿意把学生的成绩归功于自己身上,“取得成绩最主要的还是学生自己的努力呀”。她有着自己的处事哲学,对学生不求回报,对工作公平、公正,面对生活中的各种诱惑,守住工作、道德的底线就能坦坦荡荡。


人生可以有很多选择,作为一名高校辅导员,这是她的理想。“已经做了十二年的辅导员,我还想做第二个十二年,第三个……”,她就像是麦田的守望者,守望着每一粒种子与每一簇麦穗茁壮成长,“一颗一粒地种,终会有满仓满谷的收”。


扫一扫分享本页


责任编辑:001215